推荐资讯

最后更新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产品中心
王蒙:小说并不受时间影响 因为里面有一种生活的实感
时间:2018-11-04 16:05:05  来源:本站  作者:

  王蒙凭长篇小说《这边风景》获得茅盾文学奖。虽然是旧作,这本“翻新”小说的结构独具匠心,在每个章节后都设计了“小说人语”,用80岁高龄的王蒙今时今日的角度去适时点评和阐述39岁王蒙当时的创作和思考,形成“老年王蒙与中年王蒙”的对线年前基本定稿,两年前出版,现在获了奖,“青春万岁”的王蒙制造了一段文坛佳话。诚如王蒙所说,这本书得奖让他相信,真正的文学经得住时间的考验。

  在采访中,王蒙觉得不好意思,认为此书获奖辜负了读者的高期望值,自己应该有更好的作品出现。但其实这本书主要是王蒙对于新疆生活以及新疆人民真挚情感的表述,或许不适合用文学奖的标准去评判。

  问:《这边风景》是您39岁时在新疆开始创作的作品,能描述一下当时在新疆的生活吗?

  王蒙:当时社会还处在文革当中,是人民公社时期。虽然和现在的情况有着非常大的差异,但是这部小说有着生活的气息,有少数民族的特点。我觉得一个人对生活的热爱,可以超越和突破当时环境的各种局限,而使一个作品获得更长久的生命力。一部40年前开始写的作品,70年代就定稿的书,进入新世纪15年以后又得到了关注,而且获了奖,这个是让我感到很安慰的事情。

  王蒙:这部书在1978年定稿时已经倒台了,而十一届三中全会还没有开。我觉得这部小说和那时的客观形势离得比较远,这个不太好办,所以把它尘封起来了。就放在刚从新疆搬回北京的居所,一个顶柜上,这一放就是30多年。后来,孩子们整理东西的时候发现个书稿,他们觉得很好,小说并不受时间和政治局势的影响,因为里面有一种生活的实感。

  王蒙:改动也是很小的改动,更主要的是每一段之前加写了“小说人语”,也就是把30多年之后重新看这些章节的时候要说的话,和对当时事情的某些分析写出来,把36年前和今天的生活稍微挂了一下钩。就像史记加入了“太史公曰”,也是同样的一种形式。

  另外,这部作品还有一个特点。我之所以把新疆的生活写的十分细腻,真实感强,是因为我当时确实和各族农民打成一片。我系统地学习了维吾尔语,以至于这部书的构思,大部分都是先有维吾尔语的构思。尤其是人物之间的对话,先想到当地居民用维吾尔语怎么说,再把它翻译成汉语,所以它在语言上会让读者有一种新鲜感,和我们汉族平常说话不太一样。

  比方说,我们汉语说“有什么办法呢?”,可是维吾尔人会说“有几个办法呢?”。再比如用维吾尔语表达一个人说一个谣言你就相信了,维吾尔语会说:“他说一句话你就相信,他是你的大大吗?”还有形容一个人特别会说话,维吾尔人就会说他的舌头上会往下流蜂蜜。这些类似的说法在语言方面生动有趣。

  问:有网友认为您早该获茅奖了,也有网友认为《这边风景》没有体现您的创作水平,不应该获奖。对此您怎么看?

  王蒙:说来有些不好意思,因为我早就超过了获奖年龄啦。从读者的期待来说,我应该有更好的作品出现。这次得奖当然也是一件好事,它使我想起了在新疆的经历,还有新疆所面临的各种复杂问题,当年发生过,现在也还在发生。所以我觉得这次获得茅盾奖,一起获奖的还有很多来自新疆的朋友。

  王蒙:这个我也不知道,我的兴趣比较广泛,写作的内容也很广泛。我既写新疆的农村,也写内地城市生活,甚至这两年我也写过北京郊区的农村生活。既写青年人,也写老年人,既写很土的地方,也写比较洋的地方,甚至以境外为背景的地方。再有,我很喜欢形象思维,但是对理论的探讨我也有兴趣。此外,我有二十多年被迫搁笔,等到自己可以写的时候有一种特别的热情。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